阴沈,暗红,毒蛇似的蜿蜒,

  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

  生机勃勃度陷于,你只可向前,

  手们索著冷壁的粘潮,

  在妖精的内脏内挣扎,

  头顶不见一线的天光,

  那魂魄,在恐怖的压迫下,

  除了息灭更有哪些愿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