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影片《神秘巨星》中,“父亲”象征印度社会对女性的歧视与偏见,“父亲”在此是一个功能符号,他对母亲和女儿尹希娅冷漠无情,对儿子却疼爱有加;他自以为是,掌控着家庭的一切,种下母亲与女儿的不幸之源。

左起为梅克娜·米什拉、塞伊拉·沃西、阿德瓦·香登。 /晨报记者 何雯亚

刚刚过去的2017年,似乎是个“女性之年”。风起云涌的“#ME
TOO”运动。从好莱坞点燃烟火,一路燃烧至全世界,金牌经纪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中国导演文晏的作品《嘉年华》也在各大电影奖项获得提名。一夜之间,“女权”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政治词汇,在娱乐行业也大放光彩。

导演阿德瓦·香登利用电影探讨性别不平等问题,亦在琢磨解决之道。他没有把男女关系简化成敌对关系,也没有贩卖单纯的和解话语术,而是用电影故事道出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提高整个社会性别观念的水位,用整体的良知推动社会结构的改善。

《神秘巨星》海报

女性主义(Feminism)(在汉语中一般被称为女权主义,现代女性主义的主张已经远远超过要求与男性共享政治权利)早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就已经发出了声音,法国大革命所倡导的“自由、平等和博爱”观念触发了当时争取男女平等的运动。

去年,《摔跤吧!爸爸》让演员阿米尔·汗进入中国观众视野;今年,作为制片人和主演,阿米尔·汗携《神秘巨星》再度来临,又一次收获了中国观众的泪水与掌声。这不是一部励志电影,它试图刺向沉重现实——这个现实的关键词是印度的性别不平等。

去年,阿米尔·汗主演的电影《摔跤吧!爸爸》在中国成为影市黑马,最终收获12.9亿元票房,影片又燃又感动的同时,直击印度社会问题,引人深思。如今,阿米尔·汗和“小女儿吉塔”塞伊拉·沃西再度合作的新片《神秘巨星》即将于明日在内地上映。不过,这一次两人不再是父女,而是变成了伯乐与追梦少女。

而女权运动的发展和壮大,和战争时期脱离不开关系。一战前后,西方主要国家实现了男女平等的选举权(电影《妇女参政论者》就描绘了这一现象)。

《神秘巨星》可谓印度版的《寻梦环游记》,故事的引子一样是梦想与家庭的冲突——一个爱唱歌的尹希娅,和一位反对她做歌手梦的父亲。但比起梦工厂的动画电影,它蕴含了更多的维度,这令讨论《神秘巨星》
成为一件饶有趣味的事。我们能轻易解读出影片中梦想与家庭的冲突、性别差异的冲突、成人与儿童的冲突等,但又绝非泛泛而谈。影片一度让我担心它沦为一部二元对立的复刻品,但导演阿德瓦·香登妥善地处理了电影的叙事,在抛洒情怀的同时,讲了一个跌宕起伏的好故事。

昨日,影片导演阿德瓦·香登、主演塞伊拉·沃西与歌手梅克娜·米什拉现身上海首映礼,与观众分享这部再度为印度女性发声影片的台前幕后。导演阿德瓦·香登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希望通过影片鼓励全世界年轻人勇敢逐梦,同时也别忘了生活中真正的“神秘巨星”——母亲。

二战以后,因为资源、男权等社会问题,在战争年代鼓励女性走入职场增加家庭收入的刚需变小,呼吁女性回归家庭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与之相对的所产生的女性解放运动的规模,也就随之增大,声音和反对一向是同母异卵,相辅相成。

它没有陷入“美国梦”式的老套情节或成功学的陈词滥调。当成功成为唯一标准,真正重要的价值就会被压制

“鼓励全世界的女孩坚持梦想”

“新女性主义”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也就是嬉皮年代,当年“Love&Peace”所倡导的性解放,黑人解放和女性解放中,就包含了女权运动。彼时的“新女性主义”在波伏娃等著名女权主义者的带领下,提出对传统女性家庭观的反叛,即“第二性”,波伏娃认为,女性的不平等地位是有整个社会结构造成的——政治、经济、文化、心理结构等等,这之后诞生了诸多流派,例如自由主义女性主义、社会主义女性主义、激进女性主义等等,不再赘述。①

也许《神秘巨星》
预设了两种结局——一悲一喜。第一种,是女儿尹希娅有感于母亲的不易与家庭结构的难以跨越,割舍梦想,对现实妥协、与父亲和解;第二种,就是影片最后的结局,尹希娅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与旧结构作出决裂。我更偏爱第二种,因为温情的和解往往抹杀问题的复杂性,辜负逻辑的同时,放弃了向深刻问题进军的勇气。如果尹希娅与父亲和解,不会有任何问题好转,未来的情况只会更糟。而且,它的逻辑是不自洽的。所以,《神秘巨星》现在的结局虽然也有问题,但总体是令人接受的。

《神秘巨星》讲述了14岁的印度少女尹希娅热爱唱歌,父亲极力阻挠,她受母亲启发后,便蒙面拍摄自弹自唱原创歌曲的视频上传到网上。凭借天籁歌喉在网上一炮而红后,她收到了备受争议的音乐人夏克提·库马尔抛出的橄榄枝,生活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尽管女性主义者内部流派众多,纷争不断,但有一个确凿无疑的现象即是——民主与权利发展到现在,任何一个有理智有思想的人,都不会忽视男女不平等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社会发展、经济、生育、教育等等。女性主义的进步与社会进步是相辅相成的。

当然,最重要的不是何种路径,而是决定者从萌生念头到实现念头的过程。假设“神秘巨星”最终揭开面纱,领取属于她的金色奖杯,这依然是一部出色的商业杰作,但恐怕将沦入“美国梦”式的老套情节或成功学的陈词滥调,当成功成为唯一标准,真正重要的价值就会被压制。

该片是导演兼编剧阿德瓦·香登的电影处女作,它在展现印度存在的男尊女卑等社会问题的同时,更生动描绘了梦想的力量。如电影所描绘的那般,在印度一个女孩想要成为歌手困难重重,阿德瓦·香登想要把梦想的力量传递给印度观众,更想向全世界呐喊,“在世界范围内,年轻女孩都面临各种问题,她们为了实现各自的梦想努力着,我希望告诉她们,你们继续坚持,继续努力,就能更靠近自己的梦想。”

而阿米尔·汗的新片《神秘巨星》,就致力于揭露印度国内的性别歧视问题,甚至隐含了对于宗教压迫的不满。这对身为一个以信仰为重的古老传统国家的公民来说,是件颇具勇气的行为。

所以,尹希娅在台上没有洋洋洒洒吐露自己的艰辛不易,阿德瓦·香登让她将焦点转移到母亲身上。一个属于成功者的舞台,最高光的时刻却是对一位母亲的歌颂,是对印度不平等的社会结构、性别结构施予女性的痛苦的斥责。

亲身体验了这段逐梦之旅的塞伊拉·沃西则表示:“我的家人很支持我,我可以自由地去选择。但印度是很大的国家,确实有些家庭不会支持孩子的梦想,包括男生也一样。现实社会还是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我希望所有人都去努力解决,直到有一天没有必要再用拍电影的方式来揭露这些社会问题为止。”

故事本身的结构并不复杂,基本符合了好莱坞规则的单一叙事结构,女主人公尹希娅,一个14岁的小女孩,因为热爱歌唱,在阿米尔·汗(饰演经纪人夏克提·库马尔)的帮助下,通过自身不断努力,最终实现了梦想。

明眼人都看得出“神秘巨星”的反抗对象是尹希娅的父亲,在影片中,这位父亲象征着印度社会对女性的歧视与偏见,“父亲”在此是一个功能符号,他对母亲和尹希娅冷漠无情,对儿子却疼爱有加;他自以为是,掌控着家庭的一切,种下母亲与尹希娅的不幸之源。

“母女间的相互支持会让彼此更强大”

但其实影片真正的中心并不在于“梦想”这件事,而且以此为引,讲述了在现代穆斯林家庭中,依旧存在的家暴、重男轻女、精神虐待甚至童婚的事实。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但她们为何没有早早逃出这个男人的魔爪?
因为父亲垄断了家庭的经济收入,是一家人经济的支撑者。同时,突然逃离整个家庭、背弃一段婚姻要面对社会舆论的巨大压力,尹希娅——这个“生下来就是一个错误”的人物也许可以轻易逃离,但对母亲而言,这是一个艰难抉择。

片中,尹希娅追逐着音乐梦想,却受复杂的家庭关系所累,停滞不前——弟弟年幼,父亲对母亲家暴成瘾,懦弱的母亲在支持她唱歌的同时,却不能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生活,两人相依为命又争吵不断。直到最后,尹希娅知道了母亲瞒着所有人坚持生下自己的过往,又看到母亲勇敢地与丈夫争辩,最终两人获得了自由。

尹希娅身为家里的长女,并不受到父亲法鲁克的喜爱,甚至是忽视与虐待,她没有自己的房间,只能在客厅打地铺睡觉,尽管作为工程师的父亲收入不错,但从未给她买过礼物,甚至不肯带其出门,父亲允许她上学的唯一理由是——“接受过教育的女孩,才能嫁个好人家”。

更何况,尹希娅的母亲不是一个完全脱离生长环境与历史烙印的“绝对个人”,她的观念时时刻刻体现着历史与环境对她的影响。当尹希娅将离婚协议书递给她,她的反应不是感激涕零而是愤怒;当尹希娅声泪俱下地控诉父亲,她却维护自己的丈夫,并劝尹希娅要接受命运的安排、有限的自由。

除了勇敢追梦,母爱无疑也是阿德瓦·香登想要阐释的主题,对于他来说,“神秘巨星”并非尹希娅或夏克提·库马尔,而是尹希娅的母亲以及全世界的母亲。“我拍该片就是想献给我的妈妈。读小学时,我每次放学回家,她总是模仿各种动物的声音给我讲动物世界的故事,我长大后也想讲故事拍电影给大家看。”

在得到了利雅得的工作后,父亲甚至想把年仅14岁的她嫁给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穆斯林男子,以此换得金钱和荣誉。

青年人也许可以轻易地斥责母亲的愚昧,但从母亲的角度出发,考察她的成长轨迹,她的态度并非无法理解。母亲成长在一个比尹希娅更专断的父权社会,女性的出生被认为是一个错误,所以当她怀上尹希娅,她只能一个人逃往他处把尹希娅生出来,再对丈夫先斩后奏。她何尝没想过逃离,但对她而言,逃离是一件艰辛之事,这不仅意味着经济收入的瞬间坍塌,也牵涉到子女的抚养、舆论的漫骂乃至整个生活环境的剧变。

对于片中女主角父母对女儿追梦态度截然相反的设定,阿德瓦·香登解释道:“我之前看了阿米尔·汗《真相访谈》中的一期节目,有一位母亲说因为女儿出去工作挣钱养家,她才有机会继续学习。我很受感触,大部分情况下男性可能会阻止,但女性之间尤其是母女之间的相互支持会让彼此变得更强大。”

尹希娅的母亲娜吉玛在家庭里遭受家暴,被打得遍体鳞伤是家常便饭,曾经还被打到骨折。她的丈夫将其视为属于自己的一个物件,难以忍受她有任何开心的时刻,或者宠爱女儿。可以说,尹希娅和娜吉玛,代表了印度女性最悲惨的身影,常人难以想象的困境,在她们身上都有所体现。

母亲在等一个时机,一个适合逃离的时机。等不到,她认命;等得到,她会比尹希娅爆发出更巨大的能量。而这个时机,显然就是影片的最后一刻。

“很幸运有阿米尔·汗‘保驾护航’”

影片的开始,就从尹希娅渴望通过歌唱比赛获得一个电脑来埋下了矛盾的伏笔。影片的前半段,家暴和性别歧视如同阴影般附着在尹希雅的家庭之中,但在母亲无私的爱与父亲长时间缺失的状态下,可以称之为温情的。

阿德瓦·香登在利用电影探讨性别不平等问题,亦在琢磨解决之道。他没有把男女关系简化成敌对关系,把女性争取权利局限在对抗男性的纬度上,也没有贩卖单纯的和解话语术,把巨大的性别不平等用温情的话语吞没。改善女性境况、解决性别不平等的道路藏在电影里,那就是提高整个印度社会性别观念的水位,用整体的良知推动社会结构的改善。

戏里,当尹希娅遭遇挫折想要放弃时,夏克提·库马尔鼓励她说:“你会成为巨星的,就像苏打水里的气泡,它们浮上来完全靠自己。”而戏外,阿米尔·汗在作为演员、监制不断推出关注现实题材作品的同时,也作为伯乐不断挖掘培养电影领域的优秀人才。此次,他不仅为自己电影公司的阿德瓦·香登新作担任主演,还作为制片人全程“保驾护航”。

一切的转变来自于尹希娅的“梦想”,她热爱唱歌,拥有与生俱来的天分,却无奈只能穿上笼罩全身的“吉利巴普”,以用户名“神秘巨星”的形式将自己唱歌的视频传到YouTube上面,而电脑,是母亲卖掉了自己的金饰才为她买回来的礼物。

尹希娅一路走过来多亏了良知者的出手相助。最初,是她的母亲和她的同学钦腾,尔后,是争议不断的歌手夏克提和孟买的知名女律师,临近结尾,那位与尹希娅毫无关系的女歌星有感于“神秘巨星”的天籁之音,更是毅然放弃到手的最佳女歌手奖项,将舞台焦点让给尹希娅。

阿德瓦·香登19岁便进入阿米尔·汗的公司,至今已有十一年,还曾担任阿米尔·汗的经纪人。如今作为电影导演重新出发,阿德瓦·香登直言,阿米尔·汗是一位非常有责任心的制片人,在电影制作的每个阶段都给了他很大帮助。“这是我的第一部电影,特别紧张。还在写剧本的时候,阿米尔先生的妻子基兰·拉奥就会跟我一起讨论。在拍摄、音乐等方面,他也帮了我很多,有这些人在,我觉得很幸运。”

天才的光芒是无法掩盖的,在获得了越来越大的名气之后,尹希娅不可避免地就想要登上更大舞台,渴望更多的“人的权利”,而这与父亲所代表的“父权与男权”相冲突,被无情地镇压。母亲再次遭受毒打,甚至无法站立,她的电脑和吉他遭到破坏,温情的假象也被打破,尹希娅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面对尹希娅的困境,即便是从前立场不同的人 (如夏克提与控诉他的女律师)
都暂弃前嫌,这诚然有世俗利益的驱动,但内因是有识之士的良知。无论是夏克提还是女律师,他们所受的教育、身处的环境都让他们理解尹希娅的困境,良知的力量跨越出身门第、跨越立场隔膜,阿德瓦·香登在此结结实实地撒了一把“鸡汤”,但整个故事下来,这束光芒是令人信服的。

对于女主角塞伊拉·沃西,阿德瓦·香登透露,自己第一次见她是因为《摔跤吧!爸爸》的试镜,那时候就觉得对方很适合自己影片的女主角,最终只能等她拍完《摔跤吧!爸爸》再来演《神秘巨星》。从在泥地里摸爬滚打的摔跤手到聚光灯下的歌星,谈到两个角色的差异时,塞伊拉·沃西说:“前者在动作上的要求很有挑战性,后者在思想和感情的表达方面要求更多。”为了更快进入到歌手状态,她还特地去学了几个月吉他,顺利完成了影片中的所有独奏。尽管影片中的歌曲实际上都是由另一位年轻女歌手梅克娜·米什拉来演唱的,塞伊拉·沃西仍然去学习了唱歌技巧,“每次我都会和梅克娜一起训练,不仅要关注她的呼吸节奏,还要看她唱歌时的眼神和手势。”

吉他被割断这一幕是影片中冲突的最高潮,演员的表现令人刻骨铭心。

表面在说印度底层少女实现歌手梦,其实,无论是尹希娅还是母亲,她们真正的梦想是夺回女性“呼吸”的权利

对于充满了叛逆精神的尹希娅来说,她一方面爱自己的母亲,一方面也怒其不争,多次斥责对方“傻乎乎的,听不懂话”,她一心想要实现唱歌梦想,在得到了夏克提的帮助后,自作主张地为母亲请了离婚律师,认为只要带着母亲离开父亲,就能获得幸福。

但这些帮助绝不是强者对弱者的同情。如果夏克提一接触尹希娅就帮她联系律师,那
《神秘巨星》就只是一次“一厢情愿”的道德消费,但在整个故事中,尹希娅的光芒并不因她是弱者,而在于她的歌喉、她对梦想的坚持与实现。

同样作为“受害人”存在的母亲,此时却勃然大怒,她痛苦地呼喊“当我父亲想要我结婚的时候,没有人来问过我,当我女儿想要我离婚的时候,也没有人来问过我!”,这句话喊出了她心里多年的委屈,当一个人连发出“声音”都做不到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怎么会有梦想,甚至希望。

不同于我们常见的女性崛起戏码,《神秘巨星》
中,尹希娅的成功靠的并不是对男权体制的附庸。一路上,她用的不是女色,不是消费身体,也不是对某一男性的逢迎,而是自己天籁的歌声。笔者并不否认钦腾、夏克提对尹希娅的帮助,但他们显然不是尹希娅改变命运的根本原因,钦腾、夏克提与尹希娅的关系,不是畸形的大量男性围绕一位女性团团转,女性的成功依赖男性对其身色的喜爱。事实上,尹希娅在学校并无多少追求者,而她与夏克提的关系更近乎朋友或者“精神意义上的父女”。在遇见夏克提之前,尹希娅生命中的父亲角色其实是缺席的,那个冷漠无情的人只是她名义上的父亲,但在内心里她对他毫无感情,而在遇见夏克提并受到帮助后,尹希娅才体会到一丝丝男性长者的关怀,当她拥抱夏克提的那一刻,夏克提的身上隐隐有父亲的光芒。

娜吉玛拒绝了尹希娅的提议,甚至告诉女儿必须“听话”,因为自己是这样过来的,尹希娅也必须接受“命运的安排”。

比尹希娅的成功更让人肃然起敬的是母亲的觉醒。在机场的最后一刻,当父亲甚至连尹希娅的吉他都要丢弃,依然自以为是,依然蔑视女性,不假思索地说自己的妻子脑子里都是垃圾,这位母亲终于与丈夫决裂了。她援引了尹希娅的话:“有梦想是最基本的、每个人都拥有的权利。”在公众面前与丈夫撕破脸,决绝地放弃通过安检,并拾回垃圾桶中的吉他。

如果只是描绘一个小女孩的梦想实现,那这部电影还不能称之为佳作。在影片后半段,着重体现了身为真正的“女人”形象的代表,尹希娅的母亲一步步觉醒,至此才逐渐显露出这部影片的优秀。

但是,当这样的故事曲终人散,我的内心仍有一丝无奈。奇迹之所以美妙,就在于它太少太少。《神秘巨星》
的励志故事是一个奇迹,如果没有尹希娅的天籁歌喉,后面的一切反抗都将无疾而终,电影之所以美好就在于它的造梦属性,而现实依然坚硬如铁,更多女性没有上天赐的好嗓子,没有网络上的千万粉丝,也没有认识公众人物的可能。

尹希娅在得知母亲当年用生命来保护自己出生的事实后(印度亦盛行女婴堕胎),她妥协了,她愿意牺牲自己的梦想和幸福来保护妈妈,尽管这是完全错误的方法。而尹希娅的母亲在看到自己女儿独自处理登记手续的能力,与男友分别,放弃梦想的痛苦后,那些曾经天天听闻却从未放在心上的关于“梦想、权利和斗争”的话语,终于在丈夫因为行李过多而试图扔掉女儿的吉他时爆发了。

影片里,尹希娅说:“我们过的什么破日子,我们甚至没有呼吸的权利。”《神秘巨星》
表面在说印度底层少女实现歌手梦,其实,无论是尹希娅还是母亲,她们真正追求的梦想,是夺回女性“呼吸”的权利。

当她亲口说出“人活着,必须要有梦想”的时候,此时电影才表现出“性别平等”的真正内涵,任何一种权利都是要靠自己斗争才能得来,是“受害者”自身意志的体现,依靠他人的救助或者手握权力者的垂怜,是不切实际的。

坦率而言,这部电影存在瑕疵,几次依赖巧合来推进故事暴露出叙事的短板,但我依然会热情推荐这部电影,为的不只是它的勇气,还有电影对性别问题的复杂面的洞察。电影不是解决困境的最好渠道,但至少可以成为点燃前路的灯火,而
《神秘巨星》 就是这样一部闪光的作品。(作者为文艺评论人)

当母子三人飞奔出机场,出席印度的歌唱大赛时,尹希娅脱掉了罩袍,走上台前去领奖,那一刻她美的令人惊叹。黑暗的落后传统再也笼罩不住女性真正的美,而这种美的妙处在于,它与生俱来。

影片结尾,尹希娅在台上说出了,真正的巨星,是一直支持自己的妈妈,这个她认为傻乎乎、天真、甚至懦弱的女人,勇于站出来为自己的子女,自己的权利进行斗争。而电影的主题此刻水到渠成,点明主旨,“女人”——才是这部电影里的“神秘巨星”。

其实尹希娅这个名字是古语,隐含的喻义即是“女人”。

影片中有很多小细节展现了“女性抗争”的潜台词,例如穿上罩袍的尹希娅无法很好地诠释歌曲,脱掉才灵光乍现,唱出了歌曲中所倡导的感情流露。

其他还有乘坐飞机时尹希娅鼓起勇气告诉抢自己座位的男人离开,被父亲所敬爱的姑妈诉说她这一生同样悲惨,负责离婚案的女律师为女性发声等等。

而更为精彩的地方在于,全片仅有父亲法鲁克所代表的“父权与男权”形象作为反派存在,其他的男性,包括热爱调情的夏克提、尹希娅的小男友钦腾(注意,他是非穆斯林)和尹希娅的小弟弟古杜都在竭尽所能地帮助这些女性,最大限度地表现出男性自身的优点所在,他们善良、热情、尊重他人以及心怀宽广。

影片在亲情、友情和爱情上面都没有吝啬镜头,可以说正能量同样满满。

我认为,这部电影真正三观正确的地方就在于这两点:女性为改善自己境遇而奋斗和无私的男性进行帮助。

两性之间从来就没有战争和对立,当我们作为性别区分之前,我们首先都是作为“人”存在。而作为一个人,自然就拥有“梦想”以及“发声”的权利,这是不可被剥夺的,不可以任何名义而去剥夺。

非常敬佩阿米尔·汗有勇气去“拆掉屋顶”,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其自身所存在的意义,除了自己所追求的事业上的高峰之外,更负担着向大众传递正确价值观和道德感所在。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去为弱者发声或提供帮助,是每一个“巨星”的责任感。

不过遗憾的地方也有,尽管这部电影无论是三观还是演员演技都属于上乘,但作品的剧情感以及拍摄手法都勉强只是中等,这和阿米尔·汗更加注重人文而非拍摄技巧本身有关,电影的最后,娜吉玛的抗争处理上相对较弱,解决方法也有着过于简单的嫌疑。

无论是《摔跤吧爸爸》还是《神秘巨星》,阿米尔·汗的电影中,坚强女性的形象都难逃“天分”这个加分项,这对于广大底层女性的抗争并无太多的借鉴作用,而他所饰演的油腔滑调的经纪人夏克提,虽然成为了影片的搞笑担当,但不特别……有趣。

同样是古老的东方国家,这部印度电影所倡导的主题和三观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现在的国产片,尤其是在同档期内,还有着票房过19亿,赤裸裸地宣扬“女性的价值只在于年轻的那几年”的《前任3》。两相对比,高低立现,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人们兴致勃勃地猜测《前任3》什么时候过20亿的时候,它的票房却始终无法再前进一步。

斩获了豆瓣和猫眼的双口碑,上映2天即过亿,打破前作4天过亿的这部《神秘巨星》,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巨星”电影。

①新女性主义的解释来自于《西方政治思想史》唐士其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M酱的观影报告(微信号:M_MovieReview),禁止未经许可转载。转载及合作请后台留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